第十章:记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这是一周内发现的第五个尸体,案发现场也找到了黑色手掌的记号。”

    祝队一边给纪明雪讲述着案件的最新进展,一边带着她朝停尸间走去。他自然期待着任何与纪医生共处的时光,但检察院出现总让他觉得有些怪怪的,目前案件仍在侦破当中,他目前还没有任何头绪,离诉讼还有相当漫长的阶段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绝对是一桩大案。

    在现场留下同样的记号是许多连环杀手嗜好,据他了解,这些人多半都是拥有反社会人格的疯子,留下相似记号除了自我满足之外,同时也是对于司法系统的挑衅,更有甚者还会徘徊于现场附近,近距离观察警察办案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一个跟踪了纪医生数年之久的变态跟踪狂固然令人恼火,但连环杀才是他们此刻面对的最棘手的敌人,一切未知,也许当纪医生走进警署时,造成这一切事件的连环杀手正在某处窥探着这里。

    所以老实说,他并不希望纪医生和这个案件扯上关系,如果不是她开口提问,祝队并没有把案件进程说出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三人便来到了停尸间。

    “致死伤依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伤,几乎一刀从身后刺穿了脊柱,死者在做出反应之前就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纪医生。

    祝队和小迷妹不约而同地投来了敬仰的眼神,还没有翻看尸体,就已经将致死伤了解大概,如果有了纪医生的帮助,也许对这起案件的侦破会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“其中表达出了一些暗含信息,想要刺穿脊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这证明凶手的力量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我们要找的,是一个两米多高,浑身肌肉的壮汉。”

    祝队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不,恰恰相反,我们要找的很可能是一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诶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小迷妹听得有些晕了,刚才纪医生明明说对方力量大的惊人来着,而在她的固有印象里,那一般是浑身肌肉的壮汉才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提到案发时间实在深夜,加上连环杀人事件已经在网络上传开的事实,那么如果当你与一个两米过高的壮汉擦肩而过,又或者意识到这样一个人跟在你后面的话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远远躲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死者并没有这么做,如果做出躲闪动作的话,刀口会出现偏斜的状态。”纪明雪面不改色地将尸体翻了个面“至少他应该根本没有意识到凶手会杀害自己。”

    闻言,祝队却面露难色。

意甲赞助商(万博app)    根据他们的调查,五名死者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,体态特征也并不相似,其中男性女性都有,年龄分布也很平均,对比下来感觉就像是凶手在街上随机挑选受害者。随机杀人事件通常难以判定动机,侦破难度极大,如果凶手拥有明显的体态特征,比如说是一个两米多高浑身肌肉的壮汉,那么还有可能通过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缩小范围,可若是一个并不强壮的普通人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这种人实在太多了,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属于这一范畴。

    “在缩小一些的话,凶手已经接受过军事训练,有可能是退伍军人。”

    “退伍军人!?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祝队这下有些懵,他一时间无法建立起“力气大”和“退伍军人”之间必然的逻辑关系,要他说的话,只能模棱两可地给出“不排除退伍军人”这样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位置精准、一刀毙命,军队里会有类似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法医的工作,而是纪明雪根据自身实际经验做出的判断,她觉得如果是她来完成这一记背刺的话,应该会选择相同的位置下手。虽然没有完美的逻辑支撑这一点,但这是出于第六感。

    稻草人当时就有专门的课程,除了刀法之外,他们还需要在课程上熟练掌握人体每一处的脆弱部位,因为在生死较量中,这些部位都可能成为他们拿下敌人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祝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他克制出了刨根问底的冲动,因为变态跟踪狂的事件,他搜集了不少纪医生过去的资料。毕业于华夏法学院这一名牌大学,大学时便直接被推荐到检查院工作,正式入职后凭借自身的经验以及推理很快便打出了名气。

    看资料时,他就像是看着另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资料全篇都没有提到过纪医生曾经还有军事背景。

    大学、高中、初中都有明确的记录,如果她真的去过部队,那就可要追溯到小学了。

    怎么想都不太可能,就算她有心要去,部队也不会接收那么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应该是他想多了,纪医生可能之前和军队合作过吧。

    “还有黑色手掌的印记,一般来说这种记号都有着独特的含义。”

    纪明雪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已经根据祝队的描述推断出了对方的身份,但她的“知识”似乎在这个世界并不通用。

    黑色手掌印记是黑水安保的标志,然而在这个世界,『黑水安保』并不存在,如果这时候从她嘴里冒出来一个别人从未听说过的名词,恐怕反而会引起别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无论自我满足也好,对于司法部门公开的挑衅也罢,凶手似乎希望利用这个标记传达出某种信息,如果能理解信息本身的含义,说不定就能预测对方的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了,非常感谢纪医生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祝队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军事背景以及标记的含义,纪医生的到来给了他不小的启发。

    “看来检察院方面是在催促我们侦破案件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是出于个人原因。”纪明雪摇了摇头,说道“我听说那个跟踪狂被抓了,我想见一见这么多年一直再骚扰我的究竟是个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祝队尴尬地摇了摇头“半个小时前他就和犯人一起被送去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王沈应当接受审判的过程,但他利用职权跳过了这个步骤,因为按照检查院量刑的标准,这种十恶不赦的跟踪狂却没多久就会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尽管放心,我之前的同学有几个在监狱工作。”他拍着胸脯保证道“这一次,那小子肯定没法从监狱里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