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4章 蝼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仙术·冰遁·泠月霜华!”

    在冰雪空间之中,林川发动忍术连结印都已经不需要,只见无尽的寒气迅速朝着陈政身边涌去,不消片刻,就将陈政冰封在了中央,在周围冰寒之气的不断凝聚之下,冰封陈政的寒冰还在不断的扩大。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陈政全身的灵气骤然一爆,将冰封在他周身的玄冰全部震碎,四散的冰块疯狂的朝着周围砸去,将四周的空间都撕裂了开来……

    “对付大乘中期的修士还是有些勉强,不过拿来练手也不错!”

    林川看到泠月霜华被破,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,因为他很清楚,即便是在天之御中形成的冰雪空间中,他想要战胜陈政依旧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他的无敌仅限于将陈政困在这里,并且让陈政的攻击无法伤到他,但却很难战胜陈政,这是双方实力上的差距,唯有他自己的实力提升,亦或者是天之御中对空间的掌控更少一层楼,他才有击败陈政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!!”

    陈政睚眦欲裂的望着林川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放弃抵抗了,林川竟然还对他出手,这让他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乘期修士,却被一个合体期的修士玩弄于鼓掌之中,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大乘期级别的陪练可是很难找的,你不会觉得我是邀请你来我的冰雪空间做客的吧?想要舒舒服服的在这呆着,那你可来错地方了!偷袭南明大陆是你的选择,那么现在你也要承担做出这个选择的后果!”林川神色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林川再不理会陈政,发动了第二个冰遁忍术。

    “仙术·冰遁·双龙暴风杀!”

    轰鸣声中,两头冰雪凝聚的巨龙冲天直上,彼此纠缠,朝着陈政的方向扑去……

    “仙术·冰遁·燕吹雪!”

    “仙术·冰遁·一角白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中,林川借助着冰雪空间的法则,开始疯狂的朝着陈政施法冰遁,这些忍术林川平时很难有机会修炼和施展,这次正是是机会,而且陪练的对手还是大乘期的强大存在,这可以让林川更好的看到大乘期的应对手段和战斗技巧,对于以后的修炼大有裨益,简直是一举多得……

    而在另外一边,与冰雪空间完全相反的岩浆空间中,灵鹤尊者站在岩浆形成的灼热海洋之上,惊疑不定的凝望着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,为什么会有如此陌生的感觉,整个空间的法则与中川大陆的完全不一样,南明大陆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绝地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界域通道出错了,我来的并不是南明大陆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这里会是哪里?”

    此刻的灵鹤尊者心中有无数的疑问,他已经尝试了很多能力,法术的施展没什么问题,但唯独法则的能力没办法施展,就好像他现在不在修真界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的岩浆空间如何?”

    也就在灵鹤尊者不断的尝试,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一道淡漠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岩浆之中,紧接着,岩浆形成的海洋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,不多时,一个身着黑底红云风衣的身影从岩浆中缓缓走出,淡紫色的波纹状眼眸凝望着灵鹤尊者,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恍若天神在俯视下界的蝼蚁。

    “零葬!!!”

    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,灵鹤尊者的瞳孔骤然一缩,紧接着,无尽的杀意从他的身上弥漫了出来,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生吞活剥掉。

    灵鹤城,正是覆灭在零葬手中。

    而且零葬在大肆破环,抢劫了藏宝阁,杀了灵鹤岛无数修士后,在离去之前更是用一招超·神罗天征将整个灵鹤城完全从中川大陆上抹去,这个仇,灵鹤尊者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沸腾的杀意,很好,来吧,让我看看大乘期的灵鹤尊者到底有什么实力敢主动对我【晓】组织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零葬看着灵鹤尊者充满血丝的双目,没有任何神色出现,一如既往的淡漠平静。

    在这岩浆空间之中,只要灵鹤尊者没有大乘后期的实力,他就不可能冲破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灵鹤尊者刹那冲出,直奔零葬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现在只剩下了仇怨,还有无尽的愤怒,这次来南明大陆,即便任务没办法完成,他也要杀了零葬。

    他不想去理会零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为什么这个空间的法则与修真界不一样,他现在只想杀人,只想杀了零葬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无尽的水流倒灌而出,包裹着灵鹤尊者朝着零葬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水克火,这岩浆空间虽然诡异,但却正好被灵鹤尊者的属性克制,因此他一点也不害怕,不管这是什么地方,他杀了零葬后都可以轻松离去。

    “仙术·火遁·豪火球之术!”

    零葬不用结印,直接便施展出了豪火球之术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炽烈的火焰急速掠过岩浆海洋,原本平静的岩浆立刻喷发,与豪火球之术融合在一起,朝着飞驰过来的灵鹤尊者撞去。

    水与火,两个互不相容的力量在下一刻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,使得整个岩浆空间都是剧烈的一震,岩浆海洋掀起了滔天的巨浪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灵鹤尊者震惊的望着身前。

    他周身的水流被岩浆吞没,被烧成了虚无,就连衣袍上也被岩浆烧出了不少坑洞,而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眼前的零葬,竟然拥有着和他旗鼓相当的实力,刚刚的一次法术碰撞,他竟然没有占到上风。

    “很奇怪吗?”零葬平静的望着灵鹤尊者。

    “在修真界,你是大乘中期修士,我是合体期修士,是你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,但是在我用天之御中编制而成的岩浆空间中,我就是这里的神,我创造了这片空间,这里的法则由我书写,所有的一切由我掌控,而你,只不过是一个外来的蝼蚁而已!”

    “安能与神争夺光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