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2章 魔之君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这陪伴凉王二十年的金轿终于崩碎,露出凉王的真相来。

    那,是二十年都不曾露面的凉王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凉王的那一刻,夏轻尘都心脏狠狠一跳,瞳孔剧缩,下意识的握住大衍剑。

    金轿中,平静坐着一位皮肤黝黑色,满嘴獠牙,浑身散发淡淡恶臭的人!

    这样的人,谁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是魔族!!

    “啊!凉王是魔族?”

    “魔族!是魔族!”

    就连天恨臣都转过头,不由吃惊起来“魔族?”

    附近的强者,全都爆发震惊之音。

    “凉王,居然是魔族?”

    “一个魔族,自称凉王,掌控凉境二十年?”

    “嘶!这……这太荒谬了吧?”

    石破天惊的消息,让所有人全都陷入空前的震惊之中。

    三境之一的凉境之主,居然是魔族!!!!

    他们久久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直到一声年轻的声音打破寂静“他不是魔族,是受到魔化。”

    真正的魔族,身材不会那么矮小。

    魔族刚生出来的婴儿就有成年人类大小,正常的魔族最少都有人类的两倍之高。

    除非一些特殊魔族,比如那魔盖天,身为魔神之子,身材便和正常人类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但,眼前的魔族,显然不是什么魔神之子。

    而且,眼睛,耳朵,鼻子以及身上的汗毛等等细节可以看得出人类的特征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话,应该是受到严重魔化的人类所致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个人会是凉王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金座上的魔族,仰头笑了,笑得有些苍凉,有些释然“都看见了吧,你们的凉王,其实是个魔族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凉王笑着笑着,眼角有泪水滑落而下。

    世人震惊,全都脑海空白。

    他们久久无法接受,凉王是魔族的事实。

    不,是魔化的事实!

    闻声而来的东渊帝主,看着眼前的魔化凉王,眼珠剧烈晃动“难道,你当年的伤势,其实一直没有好?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望向东渊帝主。

    东渊帝主道出当年的事来“二十年前的人魔大战,凉王受到过血骨魔王的一击,从那以后落下重伤。”

    当年受过伤的强者很多,黄家主都被血骨魔王打过一仗,至今伤势没能复原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夏轻尘的缘故,最近才开始疗伤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东渊帝主道“人族联盟明明为你疗过伤,应该不会产生大碍。”

    他无法相信,更无法理解,为什么那么多人受伤,却只有凉王被魔化。

    凉王含着泪眼,望向苍穹,声音在轻颤“你们只是皮外伤,而我,被血骨魔王打入了一丝魔血!”

    “当时没有人发现,就连我自己都不曾察觉,直到两年后它才开始发作,让我向着魔化方向剧变。”

意甲赞助商(万博app)    “我想,这是血骨魔王的阴谋吧,他不甘心就此退出人间大陆,所以打算魔化一位王,方便下一次入侵时,魔化的我能够里应外合,帮助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身体虽然魔化,精神却抵抗下来,始终没有失去理智,成为真正的魔族。”

    东渊帝主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是的,凉王的确是血骨魔王退走时击伤的,但没有人意识到,血骨魔王竟然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人族联盟?他们一起想办法,一定能够驱逐魔血,还你人身。”东渊帝主问道。

    凉王的泪水划过脸颊,悲凉的笑着“我是谁?是凉境王室当代之王,是凉境之主,是一代君王!”

    “如果传出去,我开始魔化,便是给王室抹黑,便是给凉境抹黑,那时候,凉境之内恐怕也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了吧?”

    谁,会相信一个魔化的君王呢?

    如果当年真的曝光出来,人族联盟第一件事,就是让凉王下台。

    搞不好,凉境之内还会生出巨大动乱,王室都可能被推翻。

    一个诞生出魔化君王的王室,无人再敢信任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来,我想尽办法压制魔化,任何你们能想到的办法,我都尝试过,完全没用,那丝魔血,已经融入我血液深处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死,否则,我不会停止魔化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能死,羽家为祸一方,动摇凉境根基,我的烟雨郡主,我的几个儿子,都没有能力和他们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死,凉境很快会落入羽家的魔掌之中。”

    全场默然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,为什么凉王在一个狭小的金轿里,二十年不出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,为什么二十年前开始,凉王从一个贤明的君王,不断堕落,暴躁,敏感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,为什么凉王要把烟雨郡主贬为庶民,驱逐皇室。

    因为,他已经魔化,无脸面见世人。

    因为,魔化的他精神还是受到影响,再也无法像曾经那样,理智的管理天下。

    因为,他要和羽家斗争,所以把最为看重的烟雨郡主给赶出去,其实是变相保护她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凉王都藏于心,藏在那终年不见阳光的金轿里。

    世人都说凉王昏庸,都说凉王无能。

    却有多少人记得,他曾经是一位贤明的君王?

    却有多少人知道,他在金轿里独自挣扎的痛苦?

    夏轻尘都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魔血,是很霸道的东西,若是进入他人的体内,第一时间将其排挤出去,那还没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毫无察觉,等待一两年之后和身体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那么,宿主将不受控制的魔化。

    从身体,到精神,全盘魔化。

    凉王的精神,能够保持在人类的状态,期间要经历许许多多的精神抗争。

    整整二十年的时间,凉王不知和魔族的意识斗争过多少次。

    哪怕有一次低头,他就彻底输了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如此状态,人变得疯癫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凉王却只是变得暴躁,敏感和多疑。

    这,已经超乎一般人的定力。

    夏轻尘心中触动,忽然理解,为什么他功高震主,会引来凉王那么激烈的抹杀。

    他把王室看得太重,想为子女守护江山。

    在精神变得敏感脆弱和多疑的情况下,任何功高震主的人,他都会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凉王又笑了,笑得更为苍凉“凉州城没了,凉境没了,王室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,已经不需要我了。”凉王泪流满面,第一次将真相公诸人间,他轻松解脱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低下头颅,望向夏轻尘,微微一笑“来吧!人族的英雄,送我最后一程吧!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