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诸圣(八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回想过去,当成为真圣境以后,什么时候,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绝大多数的事情,都是被掌握在手心,很少出现失控的事情发生,更何况这次,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失败。

    所以,灵修界的第一真圣境——易圣,与灵修界的其他几位真圣境存在们,花费了大量的时间,来推敲,这第一批修士里面,为什么只有一名神通境修士成功的进入到了下修界大界。

    而第二批的修士里面,为什么只有一名金刚境的修士,成功进入到了下修界大界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是不是有着共同的属性,只要找到这关键的点,才能够让后续第三批,第四批,甚至是以后灵修界,大量的修士,重返下修界大界的可能。

    在真圣境强大的灵识操控之下,这两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“敢死队”成员,每一个人的细节,都被无形的放大,甚至是“慢放”,不让一个小细节漏过。

    灵识里面复制过来的经过,一遍一遍的被审视,特别是在那个进入到下修界的神通境和金刚境修士的时候,两个细节被“暂停”,更是被慢慢的放大。

    那就是俩人手中,所拿的法器,跟其他修士手中的法器,有着不一样的区别。

    那个神通境的修士手中,拿着的法器,是当初从下修界大界迁移过来时,带出来的一件法宝,虽然非常的残破,发挥出来的力量,可能不及完整时期的十之一二,可再怎么说,也是法宝。

    那个金刚境的修士手中,所拿着的法器,虽然不及那名金刚境修士手中的残破法宝,只是一部分法宝的残片,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,顶多是当成一件极其坚硬的兵器,或者是炼化之后当原料使用。

    可这件法宝残片,同样是出自下修界大界,并不是在灵修界以后,炼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几位修士的手中,也同样是握着来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,可在级别上面,都不是法宝级别的,大多数都是比较的低端,甚至连半法宝的层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还有一个细节被扑捉到,那就是第一批里面,有一名半圣境的修士,手中握着的法器,其实跟那名神通境修士拿着的法器,差不蛮多,同样是一件残破的法宝。

    可这名半圣境的修士,却没有那名神通境修士那样好运,成功的进入到了下修界大界,而是被下修界大界的反震之力,给活活震死了,就连旁边的真圣境存在们,都没有办法让其救活。

    在灵修界的几位真圣境们,通过极其强大的灵识,让这第一批和第二批,总共二十名修士,在进入下修界大界的整个过程,毫无巨细的被一遍又一遍观察。

    最终得到了一个初步的判断,那就是这名神通境的修士,还有那名金刚境的修士,在进入下修界大界的时候,手中所握着法器,都是出自下修界大界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成为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,不过对于半圣境,为什么没有能够进入下修界大界,划归为境界太高,或者是境界和法器的级别,不够匹配。

    不过要让半圣境修士,手持一件相对比较完好的法宝,就是为了能够让其进入下修界大界,这代价还是非常的高,更有可能,是需要从下修界大界带出来的法宝,这就更加困难和稀少了。

    当年,从下修界大界带出来的法宝,可是非常的稀少,大多都是不完整的法宝,甚至是残片。

    毕竟完整的一件法宝,对于当时的下修界大界来说,也是非常的稀少和珍贵,一名半圣巅峰境,或者是半圣大圆满境的强者,能够手握一件完整的法宝,自然是能够增加不少的战力。

    对于那场人类修士与域外天魔的大战之中,自然是能够发挥出巨大的作用,自然是不会让其留在灵修界。

    关键性的线索,就是出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,跟下修界大界的某种契合度来说,自然是要比灵修界的法器要高,所以成功进入到下修界大界的两名修士,才会如此的幸运。

    并不是自身修炼的功法,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原因,不过对于现如今,灵修界里面,出自下修界大界的法器数量,并不是很多,没有办法满足每一个人,可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灵修界的第一真圣境——易圣,还有灵修界的其他几位真圣境存在们,也终于是有了一定的底气。

    毕竟寻找到了能够进入下修界大界的关键点,第三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“敢死队”,就不会牺牲那么多人了,不仅是给自己的一个交待,也算是给整个灵修界的修士们,一个满意的交待。

    虽然问题的关键性因素找到了,可还没有与之实验,只是推测而以,并不是代表着事实就是如此,必须要经过第三批“敢死队”之后,才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时间也慢慢的流逝,两天的时间悄悄的流逝,几名真圣境所在的宗门,或者是家族,都在为一件事情而动,那就是尽量收集从下修界大界带过来的法器,不管是完整的,还是残破的,都被收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,也只是小范围的核心人员知晓,其他的人却并不知道,只是以为是一种个人喜好,或者是收藏。

    没有在整个灵修界公布,也是怕万一搞错了,到时候会引起强烈的不满情绪着想,反正再过一天,就会有着第三批“敢死队”前往下修界大界,到时候就会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是不是如所推测的那般,这次前往下修界大界的“敢死队”,不会像之前两次那样,成功进入下修界大界的人数比例那么的低,而是会有一个大大的收获,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才决定,到时候等最终的结果,再公布此消息也不迟。

    对于这三批的人选的名单,在第二批结束之后的第二天下午,公布了出来,这次的人数,由于没有半圣境的修士,只有凝气境,金刚境,还有神通境,总共九个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消息,灵修界的大部分修士,都还是抱着希望不大,跟前两次的结果差不蛮多。

    可毕竟,这名单之中的九个人,都是为了整个灵修界,到时候是否能够重返下修界大界做准备,而且在明知前两批牺牲的概率情况下,还能够做出如此的选择,不得不说,值得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所以灵修界的修士,都对这九人所在的宗门,还有其本人,都表达了对其的赞赏和支持。

    在第三天,这第三批前往下修界大界的“敢死队”,在临行前的时候,受到了众多灵修界修士的欢送,以及祝福,能够出现奇迹,让其成功的进入到下修界,完全灵修界修士的使命。

    在场的九名“敢死队”队员,可能这一辈子,都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高的待遇,在欢送的队伍里面,不仅有着各自宗门或者家族的长辈,甚至半圣境的长老们,目送着自己,慢慢的朝着灵修界界外而去。

    慢慢的,消失在视线里面,这九名“敢死队”队员,带着激动无比的心情,更是有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,带着使命,出现在了灵修界界外,那广域无边的界外空间。

    这里的环境,跟灵修界的环境,完全不一样,到处都是黑漆漆的,只是偶尔会看到一些会发光的光点,还有就是一股冻彻心扉的阴寒之气,全身的灵力都没有办法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前提还是,这九名灵修界的低阶修士,都处于六名真圣境存在,释放出来圣力,将其保护在内,才不会被这界外的乱流给吞噬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凭着这神通境及以下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灵修界的界外,更不可能还活着,没有被冻死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一起陪同的不是三位真圣境存在,而是整整多出了一倍,六位真圣境存在,灵修界的第一真圣境——易圣,更是一同随着队伍而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次,首先是为了要验证,之前推测的那样,携带着下修界大界的法器,配合相应的境界,是不是就能够成功的进入到下修界大界里面去。

    再者,就是在第二批“敢死队”,进入下修界大界的时候,并没有与已经在下修界大界里面,那位神通境的修士联系,主要是上次只有三位真圣境,还有就是距离进入下修界才三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算是收集信息,也是非常的仓促,可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所以才会选择了这次去,毕竟有了六天的时间,或多或少,都会对下修界大界有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情况确实如此,在第二批“敢死队”中,有一名叫赵方的金刚境修士,成功的进入到了下修界大界,更是与第一批“敢死队”里面,那名叫张远的神通境修士,成功的汇合后。

    在附近大概等了近二个时辰的样子,还是没有见到有灵修界的修士,进入下修界大界,更是没有灵修界的真圣境,像之前那样,让灵识过来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这名叫张远的神通境修士,也大致的猜到了,这第二批“敢死队”里面十名修士,恐怖也跟自己上次一样,只有一名修士成功的进入到了下修界大界。

    至于这次灵修界的真圣境存在,为什么没有与自己联系,肯定是有他们的原因,这些就不是自己考虑的事情,自己要做的事情,就是尽量在这下修界大界,收集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看着天色还早,张远看了看旁边,那名叫赵方的金刚境修士,沉声的说道:“赵道友,这么久的时间,没有任何的动静,看来此次,恐怕就只有你一个人,来到了这下修界大界。

    既然不会有人再过来,那我们也不能一直在这等着,我在这里,也留下了一些线索,就算是之后,有其他的灵修界修士,来到附近,都会很快发现线索,也就不会走远,在这里等待着我们的出现。

    我们身上的任务,还非常的艰巨,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下修界大界,至少要知道,现如今的下修界大界,是由本土的人类修士掌控着,还是由域外天魔给霸占着,或者是两者划地而分。

    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,在你来到下修界的前三天,我对附近近一百里地,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,发现这下修界大界的情况,跟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恐怕你也察觉到了,这里的灵气,相对灵修界的灵气来说,异常的匮乏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斑驳,不利于修炼的汲取和修炼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这么大面积的森林,如果是放在灵修界的话,里面一定是生长着许多的灵草灵药,甚至是一些稀世大药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这森林里面,却没有发现任何年份长的灵草灵药,都不及灵修界的一二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由于下修界的地域,要比灵修界,要大的多,灵气的分布可能也不是很均衡,这些情况,就算是我本身就出生在下修界大界,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毕竟当年,我的年纪还小,还只是凝气境的一名小小修士,不论是学识,还是眼界,都非常的窄,自然是没有办法,对下修界有一个全面的了解。

    因为,这附近一百里范围之内,都没有任何修士的存在,或者是凶兽的出现,甚至是连普通的人类,都不曾发现。

    你可能是土生土长在灵修界,对下修界的认识,可能都只存在说口口相传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,来到这下修界大界,我们最需要担心的,还是会遇到凶兽或者是异兽,还有就是那域外天魔,到时候,凭着我们两的实力,恐怖都不够人塞牙缝。

    相对于这些,碰到人类修士,到也不失是一件坏事,说不定可以从他们口中,得知下修界大界的一些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同为人类修士,在利益冲突之外,也不至于一相见,就生死相拼,更何况我本生在出生在下修界大界,一般的情况,还是能够应付,到时候,你就跟着我就行了,千万不要大意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赵方的金刚境修士,对于张远这位神通境修士的好心提点,更是如此详细的与自己商量,平时在灵修界的时候,那里会有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再加上,头一回离开生活的灵修界,来到了这陌生的下修界大界,心里面有一股莫名的不安感,幸好自己,不是一个人,有着一名神通境的道友带着,可以少走许多弯路。

    更是能够多了一份安全感,再加上对方的性格非常的好,非常的平易近人,没有一点身为神通境修士的优越感,对自己非常的好,自然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赶紧拱手笑着说道:“谢谢张前辈的提醒,晚辈一定会瑾记在心,更不会私自行动,引起不必要麻烦,一定会以张前辈的指令行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晚辈,从来没有来过这下修界大界,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,啥也不知道,一切都有劳张前辈提点。

    这下修界大界的灵气,确实如张前辈所说的那样,完全没有办法跟灵修界相比,就是不知,是不是受到了那域外天魔的污染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,那域外天魔的破坏力,真的是在恐怖了,连这天地之间的灵气,都能够弄成这样子,实在是没法想像,他们是有着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晚辈虽然生在灵修界,可同时也想着,要是能够亲身经历那场大战,为人类修士,为下修界大界而战,也不为是人生一大快事,可这些,晚辈都只能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凭着晚辈的修为,怕是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,哎,要是能够像张前辈这样,达到了神通境,自然是能够上战场,跟着充满着一身热血的好男儿人间,一起杀敌。”

    张远看着这赵方,看着也不过三十出头,虽然只有着金刚境的修为,可这一张嘴,却是十分会说话,这不带声不带响的,就把马屁给拍了,还拍在了点上,让人不觉的太过于直接,甚是欣慰。

    先不说会不会如此拍马屁,其实只要是一个人,能够说话,就能够让自己兴奋小半天了。

    毕竟前面三天时间里面,可是没有遇到任何的人类,整整三天,虽然绝大部分的时候,都是消耗在搜索附近情况上面。

    可一到晚上,还是担心会遇到强悍的鬼物,或者是凶兽异兽,就选择了找一个隐蔽的山洞或者是树洞藏起来,调息消耗的灵力,或者是干脆像普通人类那样睡觉,也不失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一天可能还好,二天就有点不适合,三天的时候就有点小不的抓狂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灵修界的时候,可是有着许多的同门在一起修炼,还有要好的同伴,一起出去历炼,或者是进行一些修炼上的交流,甚至是一修炼资源的交换。

    习惯了如此的生活之后,突然之间,这三天里面,感觉整个世界没有了任何的人类,只有自己一个人,自然是觉的非常的不习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