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章 言出既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支离破碎的巨棺,棺盖崩裂在远处,四面棺壁也被靥尸一一砸烂。

    我一直注意倒塌的棺壁,原本镶嵌在管壁上的一个个暗红眼球,随着棺板坠地,却一个眼球也看不到,见我疑惑神色,青衣女子轻念一声,“眼球,尽在暗棺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第二层暗棺晃动的声响更恐怖了,乱木纷飞,可怕的浑浊黄雾一重重惊起升腾,雾气席卷低空,没有散去,越积越重,好像是尸雾在交织演化,将有一场恐怖尸雨要飘落的惨绝光景,连来历神秘的青衣女子的表情都不自然了,“不是人,是一种灌顶怪物。”

    灌顶?

    对于我的疑惑,没想到,青衣女子还真解释了,说它出自古老一片原始的森莽丛林,自小与阴阳恶人为伍,醍醐灌顶,超脱生死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解释的话,听起来却更让人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它出现时,你自知!”青衣女子话不多,每一个字,都带着可撼动人心的字音,要不是以我的道行,站在一侧,恐怕会音破耳膜。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天摇地动,风云变色,在浑浊黄雾仿佛贯穿九天云霄时,那个象征着大凶之兆的生命体,终于从巨棺最底层钻出,匍匐状,浑身黄毛,死草原雄狮,却比雄狮更大块,更凶猛,更暴戾,更具有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它恶口大开,獠牙外凸,嘴边不断有恶臭至极的腐烂液体流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它重爪砸地,本就满目苍夷的地面,棺板横列,石块飞溅,周围几十米内变得更加破烂不堪,这头怪物浑身有澎湃黄雾萦绕,感觉是一头不知名的恐怖尸兽,毕竟它吞吐气息时,都是将那些飘散在空中臭气滔天的荒芜吸入腹中,凸出来的气息,也是尸体腐烂散发的浑雾。

    “三百多眼球,在它脊背!”青衣女子说话。

    我连忙观察,接下来的景象,让我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,三百多眼球,并不是浮现在怪物脊背上方,而是在下方,一个个隐在皮层之下,怪物的一条脊椎高高隆起,数不清的眼球在它皮肉内鼓胀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可怕的复杂生命体啊?

    “这就是灌顶变异的结果?”我想通了一些事情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算笨!”青衣女子说着,她的话像在夸人又像是损人。

    灌顶。

    据我所知,属于佛门词,梵文为阿毗晒噶,有「驱散」及「注入」之含义,也可以翻译为「授权」。灌顶是藏传佛教中最重要、最基本的宗教仪式,也是每个相当层次的僧人所必须履行的过程,它带有强烈的密宗色彩。

    佛教密宗效此法,凡弟子入门或继承阿阇梨位时,必须先经本师以水或醍醐灌洒头顶。灌谓灌持,表示诸佛的护念、慈悲;顶谓头顶,代表佛行的崇高。

    一说到灌顶,很多人就想到密宗。想到持个咒,打个手印。浮想联翩,甚至崇拜得五体投地。不过呢,灌顶并没有那么神秘,也不是某些人、某个教派的专利。

    灌顶的含义。在《佛说灌顶王喻经》中讲了这么一个例子:有三刹帝利王。于三时中。在于某方。受王灌顶。也就是王权更替的时候,行灌顶礼,进行权力的传递。从这里我们知道灌顶,通俗的讲就是一种仪式,一种权力,职位交接的仪式。《华严经》中也说过:得法王位。无量自在。譬如世间。灌顶受职。这说明灌顶并不是佛教,或者宗教特有的东西。这是个礼节性的仪式,是权力地位交接的一种仪式。

    佛法的灌顶和世间的灌顶有不同的含义,因为其所传递的完全不同,但是其作为传递、传授的含义不变。《楞伽经》讲:诸最胜子眷属围绕。从一切佛刹来佛手灌顶。如转轮圣王太子灌顶。这里讲的是十地菩萨受佛灌顶,就如同转轮王太子接受王权灌顶一样。由此我们大致明白灌顶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佛法灌顶和世俗灌顶的区别体现在传递的是佛法智慧。《华严经》讲:佛子。菩萨摩诃萨。得如来灌顶。无碍辩才。到于一切文字言音。开示秘密究竟彼岸。菩萨得到诸佛灌顶,可以得到无量辩才。获得究竟秘密佛法的钥匙。这个灌顶的作用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一般的灌顶流程;

    戒成已后,着新净衣,然香闲居,诵此心佛所说神咒一百八遍,然后结界,建立道场。求于十方现住国土无上如来,放大悲光来灌其顶。

    现在,青衣女子所说的灌顶,与我所知道的,应该有相似处,又有不同处。

    “一人,一世一灌顶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恶人,传说进行了两百次灌顶。”

    “初始一百次,与佛门流程无异,但后一百次的灌顶,残忍无人道。”

    “开颅凿骨,灌血,注煞。”

    “后更是将人至双目,灌入野兽之体,形成怪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衣女子的话,让人听着胆寒,根据她说的,这后一百次的灌顶,还真是从脑颅外灌进一些东西,开颅穿脑,野兽居然还能活下来,也是诡异森然。

    “你太弱,我助你灌顶!完成神明位!”青衣女子侧身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玉手一沉,强行压在我天灵盖上,我想要说话,却有一股磅礴大力从头顶涌入,全身一麻,无法动弹,三秒钟后,说不出的疼痛开始在身上各个部位钻出,无法忍受的剧疼,感觉全身皮毛都在竖起,都在颤栗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那头脊背皮肉内密布一个个眼球的灌顶怪物,拖着一重重恶臭黄雾,开始杀戮。

    它明显忌惮青衣女子,在靠近这边三米开外,低吼几声,又转身就跑,去追杀其他的捞阴门高手,正忍受无边剧痛的我,不得不挣扎,欲要脱离青衣女子掌控,因为阿颜还在鬼音客栈后院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她无恙,专心点!”青衣女子轻斥道。

    我朝她试了试延伸,在确定她所说是真是假,青衣女子吁叹一声,也不知施展什么法门,近乎是隔空取物的法术,三十米外的阿颜,突然就到了我们身侧。

    灌顶怪物异常凶恶,战斗力惊人,一个照面,泉阴阳就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灌顶怪物也不食肉阴血,而是啃掉尸体的眼球,吞咽入腹。

    我无心顾及其他,闭上眼,专心感受着从头顶涌入一股股阴冷气息。

    早些年。

    当时我与老智同行,半道上,遇到过一个居士,他说自己去藏地接了一百多个灌顶。问他接受的都是什么灌顶,却连一个也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灌顶的含义,就这样盲目地接受灌顶,听老智解释说,接受灌顶进入密乘,如同蛇进入竹筒一样,只有两个结果,一个是上——即身成就,一个是下——堕落地狱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样讲呢?通过老智的一些解释,我了解过一二。

    说如果你接受灌顶,进入密乘了,就要受持这些戒律。如果做不到,就要下地狱;做到了,就能即身成就。只有在机缘成熟,相续成熟时才可以接受灌顶,不能盲目地接受灌顶。一听说这里有什么大幻化网灌顶,那里有什么时轮金刚灌顶,就都跑去了。既不懂戒律,也不守护戒律。受灌顶就是受密乘戒,最基本的要受持密乘十四根本戒。外密、内密有不共同的地方,但十四条根本戒是密乘共同的戒律。

   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十四条根本戒,就接受了一百多个灌顶,却不知道是什么灌顶,这样很容易生起邪见。殊胜的密法以及灌顶,本身的功德是无量的,利益是无边的。但是,如果你的相续不成熟,不可能得到这些利益。有时候不但得不到利益,反而会给自己造成不利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因为你接受了这些甚深的法义,接受了这些灌顶,却不受持戒律,对上师不恭敬,对佛法不恭敬,护法也不会容忍你。护法是做什么的?你如理如法地学修了,他们就会护持你,不然就会惩罚你。就像人犯法了,就要接受法律的惩罚一样。如果你犯戒了,就要接受这种惩罚。

    要想得到灌顶,有很多要求,对坛城的要求,对上师的要求,对弟子的要求,密宗很多续部里都讲得一清二楚。不是谁都可以灌顶,也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灌顶。你们不是没有接受过灌顶,但是你们的相续有没有变化?没有变化!烦恼依旧,习气依旧!

    青衣女子看着不是居士,也不是佛门中人,居然也懂得灌顶之法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来历,我是越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而青衣女子口中所说的“神明位”,听着很邪乎,其实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,我并没有感受到大不同。

    还是无法腾空飞行,还是不能呼风唤雨,还是不能飞天遁地,依旧没有古老神明的能力。

    对于我的情况,青衣女子显得很失望,“天赋不够,也就如此了!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我开口道,“想你现在的神明层次,有哪些广大神通?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道,“勉强——可——言出既法!”

    这么邪乎?

    我和阿颜怔住在原地,好像看另类怪物的表情盯着青衣女子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孤傲道,“不相信?”

    我摇头,开口道,“我们都是人,有血有肉,我不信你能言出既法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望向一侧,那是一片石质废墟,“火燃!”

    嘭嘭!

    一道东倒西歪的石墙上,还真燃起了火焰,半米多高,不断蹿起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又道,“三米火!青焰!”

    石墙上的火焰还真随之变化了,先是变成一种极其诡异的青色烈焰,然后澎湃暴涨,一下形成近乎三米高的火墙,场面壮观,震撼心神。

    我和阿颜目瞪口呆,一时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自顾道,“我已为你灌顶,等你得神明位,也可言出既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