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老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上书房放学之后,二皇子便去了养心殿。

    贾宝玉则决定先去一趟叶府,将二皇子交代的事完成。

    乘轿的时候,碰到云霓,贾宝玉给她打招呼,小丫头理也不理他,哼了一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叶府,叶琼并不在府上,是叶皓接待的他。

    在叶晧的小书房与他茶话半日,叶琼才从宫中回来,然后接见了贾宝玉。

    一番简单的闲叙之后,贾宝玉将二皇子的心意委婉表示,令贾宝玉意外的是,叶琼并没有生气,他甚至都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景灏天资有余,历练不足,所以行事只凭自己的判断,认定的事便极为坚持,反之,则很容易优柔寡断。这也不能算是缺点,只是身边若是没有得力的贤德之人辅佐,怕是极易受人干扰……

    罢了,让他亲自出去感受一下民生疾苦,体验人心叵测,对他来说,也算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叶琼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贾宝玉顿时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只听叶琼这番话,他便知道叶琼在二皇子身上花费了多少工夫。

    叶琼见贾宝玉点头聆听,忽然又建议道:“若是可以,我希望子衡可以随景灏走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面色一动,道:“如今家中正为娘娘省亲盖园子的事忙乱,家父年纪老迈,有我在家中,尚可居中处置一二,只怕不敢出行远门。”

    叶琼顿时不满道:“后妃省亲虽然也算大事,但是比起天下民生,比起十万灾民的生死,孰轻孰重,子衡难道分不清楚?”

    后妃省亲不算大事,这种话估计也就叶琼这样的人敢轻易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学生受教,只怕殿下并无意带学生前往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贾宝玉又何尝不像二皇子那样,想建立一番功业?他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可是有的功劳太大,还烫嘴,以他现在的根基,未必拿得下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不急于表现自己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了很良好的开端,只要稳扎稳打,将来何愁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?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不用担心,我会向朝廷谏言,让你和叶晧一道,负责此次赈灾押运粮食的监督官,这对你们也算是一次历练,你们一定要珍惜,谨慎对待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顿时拜谢。

    叶琼这就算是有意的栽培他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阅历和经验,见识过的大场面多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以十万计的赈灾场面,哪怕是去看一眼,都算是一次开拓眼界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年轻人来说,这样的机会是不可多得的。

    说完事情,叶琼留贾宝玉用饭,贾宝玉推辞。

    拜别叶琼出门,过仪门前之时,正好碰到叶蓁蓁带着丫鬟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叶晧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可还在书房?”

    “在呢。”

    叶蓁蓁点头,看了贾宝玉一眼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……”贾宝玉对她弯腰一礼,叶蓁蓁也是回礼一福。

    “留步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又对叶晧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叶府,对叶府已经轻车熟路了,不需要叶晧每次都把他送出门,那也太客套虚礼了。

    出了叶府大门,贾宝玉回头一眼,仍旧不由自主的想起之前那道亭亭玉立,高挑的身影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叶琼的心意,几个月来他自然早已明白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罢了,京城第一才女,美则美矣,但却不是他有福消受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因为二皇子。

    而是,他已经有了黛玉,又属意了宝钗,此二女已经是人间绝色,得一则一生足以。

    他却想娥皇女英,兼得鱼与熊掌,已经很是小心翼翼,实在没有办法再卷入叶家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叶琼书房的小居室内,叶晧与叶蓁蓁给叶琼请了安。

    叶琼让二人坐下,问:“子衡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琼停顿了一下,道:“我准备就这段时间,找子衡的父亲贾存周谈一谈你姐姐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叶晧顿时笑了,对叶蓁蓁道了恭喜。

    叶蓁蓁瞪了他一眼,犹豫了一下,忽然起身道:“爷爷,我觉得,他似乎并不太愿意,我们家又何必强人所难?”

    这件事叶琼和她说过半年之久了,如今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,她也顾得不女儿家的娇羞,直言说出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叶琼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孙女叶蓁蓁那可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女子,只有她瞧不上别人的说法,世上没有哪个儿郎会瞧不上她。

    但是,他毕竟练达之人,仔细想想,似乎叶蓁蓁的判断也没错。

    寻常男子若有机会到叶府,哪个不是想趁机多留一些时间,在他面前多刷一些存在感。

    可是贾宝玉却似一点也不,每次与二皇子到府上,总是十分规矩。

    若是贾宝玉心中有意,那么不管他是城府深也好,恪守礼法规矩也好,时间久了,总会露出些微破绽。

    可是,从始至终,贾宝玉都没有。

    叶琼一沉默,叶蓁蓁也无话可说,忽然叶晧插嘴:“会不会是因为二皇子表兄的缘故?子衡仁义君子,又一直伴在表兄身边,若是表兄与他说了什么,子衡行事,不得不顾忌表兄那边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心仪叶蓁蓁,叶家并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叶琼点点头:“若是这样,那就说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叶蓁蓁一眼,叶琼随即一叹:“景灏与你的事,我已经开诚布公,将其中关系厉害与他谈过,希望他能主动放下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,景灏他,或许难成大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晧大觉意外,惊讶道:“表兄与姐姐从小相识,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,表兄一时放不下,这也是人之常情,爷爷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叶琼摇摇头,没解释。

    不管他怎么觉得,叶家也只有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而且,以当今陛下单薄的子嗣来看,也只有二皇子一人适合继承大统。所以不管他觉得二皇子有何缺陷,都只能用心栽培、辅佐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一切就等这次山东灾情过去之后再说吧,正好,我也很想看看子衡在面临大事时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叶琼如此道。言语之间,尽是对贾宝玉的期待。

    叶晧顿时吃味:“我也要去山东,爷爷就不期待我的表现?”

    叶琼莞尔。

    叶蓁蓁淡淡道:“你只要不临阵脱逃,给爷爷丢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宝玉坐车回府,出居德坊时,正遇到街边小贩叫卖,贾宝玉看有父子两人摆了一个长长的摊位,在卖竹子做的手工艺品。

    像什么竹筒、竹碗,竹根做的小人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京城这些东西不算多,贾宝玉又知探春最喜欢这些小玩意儿,便命停车,下去准备与探春挑选一些好看的回去送她。

    刚走近摊前,卖东西的父子二人看见大客户登门,顿时高兴的招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要买玩意儿吗?这些东西,拿回去给府上的小姐、少爷们赏玩再是合适不过了,您瞧瞧,什么样的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贾宝玉点头,从头到尾的打量。

    摊位上很多东西,确实做的很是漂亮,贾宝玉点了十来样,他父子二人利索的帮贾宝玉包了起来,然后茗烟上去付钱。

    十多样东西,有大有小,不过才二三百文钱,十分便宜。

    贾宝玉又随手抄了两个小竹人在手里把玩,茗烟同样上前把钱付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离开,忽然听闻一道声音:“二公子?”

    回头一瞧,只见一个二三十岁,络腮胡脸,长相粗犷的一个青年男子,伴着一个六七旬的老者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声音正是青年发出的。

    再看那老者,贾宝玉顿时心中一正。

    虽然其看起来白发丛生,似乎已经老迈不已,但是贾宝玉还是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灼人的气度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,要么身居高位,要么就是,杀过人,杀过很多人……

    因为贾宝玉从他身上,感受到他曾经看过的一些军中老将身上才见到过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敢问两位可是在叫我?”

    贾宝玉不认识这两人,所以保持了相当的警惕,并未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二公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挠了挠头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老者却没说话,上下打量了贾宝玉一番,忽施礼笑道:“小兄弟莫怪,是我们认错人了,失礼之处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还礼,点点头,然后便上了马车,招呼着茗烟等人走了。

    原地,青年对老者道:“爷爷,您说,他怎么会和二公子生的那么像呢,要不是衣裳有些不一样,简直就像一个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老者眼神深邃,隐有精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勇儿,你去把刚才这位公子的身世打听清楚,然后,不要回甄家别院,直接到客栈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