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鬼门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原来清姬在来京都的路上遇到过这个芦屋道满,他一看到清姬后便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,这个老家伙居然动了歪心思,想要收复清姬作为自己的式神。

    式神也称作侍神。

    一般普通的阴阳师都是以肉眼不可见的灵体作为式神,在这个世界拥有形体的鬼怪都不弱,像清姬这样的妖怪除非是特别特别强大的阴阳师,否则想要收做式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这种操控鬼物的方法有点像是德鲁伊的动物灵伙伴,只不过阴阳师的手段要更加极端一点,有些邪恶的阴阳师还会亲自炼制式神,这就是巫蛊之术的演变了。

    把妖怪收做式神需要秘法契约,绝对不是收服普通的鬼物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芦屋道满想要把清姬收做式神,自己却是在她的手中吃了一个大苦头,要不是这个老家伙跑得足够快,恐怕早就被清姬一把火烧成灰了。许多大妖怪的实力比阴阳师还要强,安培晴明手中的式神也大多是一些鬼物,这个芦屋道满居然异想天开想要降服清姬,简直就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虽然对清姬有点害怕,可是在听完事情的经过后,苏子鱼的脸色顿时便是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害怕清姬归害怕清姬,但不代表着他允许芦屋道满这个老家伙打她的注意!

    ——“灵视!”

    苏子鱼的瞳孔中微微浮现起一丝灵光,在他的视线内安培晴明的身后盘旋着一条白蛟,而芦屋道满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头面目狰狞的巨型恶犬。

    在扶桑有犬神和犬鬼的说法,犬神是一种守护灵,通常用来保护主人的安全,而犬鬼则是一种更凶残的魔物,模样跟犬神颇为相似,但是长得要狰狞许多,最大的特点是会反噬主人。芦屋道满身后的就是一只犬鬼,在阴阳师里面犬神和犬鬼都是属于高阶式神,有些阴阳师还会被它们反过来控制,真论实力的话这只犬鬼不会比安培晴明的白蛟弱上多少。

    苏子鱼的神色变化相当明显。

    安培晴明是一个聪明人,只是一看就知道芦屋道满估计跟眼前的两位结下梁子了,但是他对此却是乐见其成的,因为芦屋道满曾经也是他的竞争对手,要不是这次京都有大危机,扶桑皇室下令召集全国各地的阴阳师赶来,他恐怕也不会跟自己的老对手合作。

    清姬一脸温和地浅笑着,但是一只白皙的手掌却是握在了自己的白纸伞上,她微微歪着头看着苏子鱼,仿佛是只要他话音一落就要给眼前的芦屋道满好看。

    “安培晴明!”芦屋道满突然站了起来,对着安培晴明道“皇室可是让我们合作尽快解决京都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安培晴明迟疑了片刻,接着对苏子鱼传音道“阁下可否给我一个面子,你跟他有什么过节以后再算?”

    “各地的阴阳师都已经赶来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最迟明日晚上便要进攻鬼京都,平息这一次的祸乱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闻言思考了片刻,点点头道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按在了清姬的手背上,示意她暂时不要动手,这笔账是肯定要找芦屋道满算的,但是现在确实是不适合跟他交手。扶桑的阴阳师有两个阵营,一个是以安培晴明为首的皇室阴阳师阵营,而另外一个则是以芦屋道满为首的民间阴阳师阵营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动手的话,这次的行动恐怕会少掉很多的炮灰。

    “阁下放心。我会让皇室安排他们打头阵。”安培晴明浅笑着,暗中传音道。

    可以的。

    这个安培晴明还是很有手段的

    清姬略带羞意地看着自己的手背,刚刚夫君居然主动握她的手了,她在高兴之余就连找芦屋道满算账的想法都没有那么迫切了,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才会想找人揍一顿出出气。

    芦屋道满看了一眼苏子鱼,表情略微有些阴沉,直接朝着安培晴明拱手告辞了。

    今天居然要靠老对手抬一手才能脱身,简直是把一张老脸都丢光了,可是他又不敢真的跟清姬交手,因为上一次他就被清姬烧死了好几个式神,要是在这里动手的话,恐怕还没等行动他的实力就大打折扣,芦屋道满一直想要取代安培晴明的地位,这次的行动在他看来是一个机会,他已经暗中联系上了藤原显光的派系,若是表现足够好的话今后未必不能跟安培晴明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芦屋道满是当初被流放下野的,并不是自己想要当一个民间阴阳师。

    “苏阁下!”安培晴明在目送芦屋道满狼狈离去后,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一位无形的鬼女收起茶具,悄悄地退入了住宅内。

    这是此处的地缚灵。

    “今日已经有数百阴阳师赶来了京都。”安培晴明坐下后轻声道“明日估计还有不少人会到达,最迟明晚午夜我们便会打开罗生门的封印进入阴间。”

    扶桑一共就那么大点的地方,赶来也不用耗费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时期的扶桑极为信奉鬼神之说,所以民间也有不少的阴阳师和僧侣,他们平时分散在扶桑各地,召集起来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。

    安培晴明继续道“阁下今日最好养精蓄锐,莫要耽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安培晴明不由看了一眼旁边的清姬,清姬的美貌自然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之色,不过他也很清楚这类女妖吸取阳气也是极为厉害。安培晴明的母亲就是一位狐仙,他的父亲死得早未必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,他有点担心苏子鱼把持不住会损失了太多的精力。

    我哪敢乱来啊!

    我想躲还来不及呢!

    苏子鱼是有苦说不出,只能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清姬闻言则是不由瞪了安培晴明一眼,这个家伙居然想坏她的好事,要不是苏子鱼在她都想教训一下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戒一大师正在布置法阵,到时候鬼门关大开恐怕会有一场恶战。”安培晴明轻声道“其他人虽然可为助力,但要想攻入鬼京都内,恐怕还得靠我等行事。”

    安培晴明是一个颇为骄傲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在他看来其他人也就是一些炮灰,真正想要化解这次祸患还得靠他跟苏子鱼,如今可以再算上旁边的清姬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信使告知曾经的友人,明日还会有几位高人过来帮忙。”安培晴明说到这,停顿了一下道“明晚我会率众突破鬼门关,希望苏阁下能够为我掠阵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黑晴明的关系,这次安培晴明有补偿罪过的想法,居然想要承担主要的攻坚战斗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苏子鱼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跟眼前的安培晴明交流了一下明晚的事情,接着便带着清姬返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京都内已经有不少的阴阳师了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条街道附近都有穿着阴阳服的人在刻录符箓,安培晴明好像是在准备一个‘阴阳五行大阵’,这些符箓连接起来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桔梗印。扶桑的阴阳寮由安培晴明统领,也只有他才能调动足够的人力物力去布置这样的法阵。

    庭院内。

    苏子鱼才刚刚坐下,耳朵便是不由微动,随后他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苏子鱼缓缓道。

    喵!

    一声猫叫传来,紧接着九命猫的身影从屋顶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,然后对着苏子鱼道“青行灯让我告诉你!他们已经救出来了阎魔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不过阎魔大人受伤不轻,估计要到明晚才会现身。”

    阎魔被救出来了?

    苏子鱼闻言不由精神一振,但随后就反应了过来,扶桑的阎魔好像也不强,他都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还没见过她,恐怕能够提供的帮助也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这时,清姬端着一壶茶款款走来,她看到九命猫后不由愣了一下,随即神色警惕地来到苏子鱼的身后,目光冰冷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清姬……”九命猫好似被吓到了,浑身的寒毛都炸起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认得清姬的,表情看着有点怂,暗中嘀咕道“想不到滑头鬼说得是真的!……你这个家伙要倒霉了!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九命猫一抬头朝着清姬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容,一转身就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清姬跪坐在苏子鱼的面前,为他倒上一杯茶轻声道“夫君?她是?”

    “九命猫。冥府的人。算是我们的友军。”苏子鱼看了她一眼,沉声道“明日恐怕有一场恶战,今天你也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青行灯应该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她那边可以提供多少帮助,苏子鱼最担心的还是八歧大蛇,这头怪物在扶桑的地位等同于祸神,单靠个人的力量恐怕很难战胜祂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让苏子鱼有点安心的是清姬现在果然很讲信用,当天晚上并没有夜袭他,让他白担心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十分。

    安培晴明带着三个人过来拜访他,为首的是一位女巫打扮的美丽女子,穿着一身浅红色的合服,看着有点娇小玲珑,而两位似乎是化作人形的妖怪,一个模样憨厚的年轻男子是犬神,在灵视下是一个好似人类一般行走的秋田犬,而另外一位则是身材高挑的英武女子,身后还背着一张大弓,看着似乎也是犬类的妖怪。

    她的实力稍微有点强,估计接近大妖怪的级别,苏子鱼有点看不清她的原形。

    不是犬类,也应该是某种近亲。

    这两个妖怪都是那位红衣巫女的式神,她跟安培晴明的关系好像是极为熟悉,简单过来跟苏子鱼打个招呼后就告辞了,在离开前颇为惊讶地看了一眼旁边安静倒茶的清姬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清姬也能被人降服为式神!真是不可思议!”那巫女走出门后忍不住惊叹道。

    安培晴明闻言表情有些古怪,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我带你去见见戒一大师。”他赶紧转移话题道,生怕这些话会被清姬听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在安培晴明的住处,一位极为美貌的女子也出现在这里,她有着一张娇媚的瓜子脸,五官充满着魅惑的气息,眼角有一颗红色的美人痣,只是看一眼便会让人生出狐狸精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葛叶!”这位女子现身后手掐法印低声道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后宅内便有一个佩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子走了出来,她看到对方后瞬间满脸戒备,警惕道“九尾狐!你居然还敢来这里!”

    那美貌女子乃是九尾狐所化,她看着脸色略微苍白,似乎是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九尾狐注视着眼前的葛叶,沉声道“鬼京都内已经是被八歧大蛇所占据!安培晴明明日行事恐怕是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一切还不是你造成的?”葛叶闻言不由嘲讽道“果然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看你受伤不轻,应该是自食其果了吧?”

    九尾狐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是平静道“我实力虽然受损,可是已经截取了扶桑的气数,重塑肉身道果已是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甘心被人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个办法可以重创八歧大蛇,也能帮安培晴明斩除心魔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它交给安培晴明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用让他自己来判断!”

    九尾狐抬手甩出来了一个锦囊,紧接着一转身消失在了原地,临走前缓缓道“那处青丘洞府便送给你了,算作当年借你之名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狐仙葛叶有些惊疑不定地接过锦囊,她想了想还是拿着它进入了府邸内。

    九尾狐诡计多端,她也不信任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此事实在是太过重要,葛叶只能等安培晴明回来后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夜色渐深,大量的阴阳师与僧侣也开始朝着朱雀大道的方向汇聚,阴阳师以安培晴明和芦屋道满为首,而僧侣则是由戒一大师统领。苏子鱼带着清姬跟在人群后面,大佬总是最后登场的,一开始的战斗还不用他出手。

    他一到达罗生门附近就看到了表情颇为不满的芦屋道满,安培晴明果然是安排他打头阵,明显是打算让他的人先消耗一波敌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安培晴明和戒一大师朝着苏子鱼点头示意,紧接着大喝道“鬼门关!开!”

    一道道无形的屏障被打开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一阵诡异的阴风刮过,伴随着一道道好似裂缝般的暗紫色间隙浮现,刹那间一道阴森恐怖的大门开启在了罗生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凄厉的哀嚎声传来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怨灵恶鬼瞬间就从其中疯狂涌出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