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丹,王陨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瞎想什么,我离全面转化体质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看着妻子嘴巴嘟嘟,安德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和别人不同,可以通过‘自我审视’技能,详细了解自身体质蜕变的进度,而且也可以通过控制真气供给,选择性的使身体某部分提前进化。

    在安德计划中,首先要进化的是肺部和大脑、其次是心脏和肾脏、然后才是肝脏和脾脏——至于生殖系统,那得排在进化顺序最后面。

    这玩意对安德来说虽然不至于可有可无,可也并非急需进化的器官。

    (在蟹钳的阴影笼罩之下,主角就是这么清心寡欲。)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,我们总得有孩子,才能称得上家族啊!”爱蜜莉雅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是蒂尔斯家族,实际上整个家族就他们夫妻两个,上没有靠山和长辈,下没有子嗣和继承人,这算什么家族啊?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孩子总会有的。”安德揉了揉妻子的小脑袋,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随着安德不断长高,爱蜜莉雅在他面前显得愈发娇小了,这摸头杀也越来越顺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急,大不了到时候你再找个情人——”爱蜜莉雅抬起手,一巴掌把安德的手拍开,老大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安德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躲在王立学院里不出门,但是爱蜜莉雅为了打理家业,和许多贵妇人都有交集,很多人提示她,必须尽快生下继承人,蒂尔斯夫人的地位才能稳固。

    一个人这么说,爱蜜莉雅不当回事,她相信自己和安德的感情;但是十个人这么说,爱蜜莉雅就有些动摇,更何况说的人还不止十个。

    其中有些人还试探着向爱蜜莉雅提出借种请求,这让爱蜜莉雅大受刺激。

    本来,一个爵士夫人的称号不算什么,真正有地位的女士,也不会在乎这个称呼,但是,安德蒂尔斯本身的价值却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情况下,贵族当然更重视自身血脉,但是既然安德开始朝传奇生物转化,也意味着他的后代可能出现血脉传承,具备某些术士特征,这价值就非常之高。

    如果借种成功,就意味着有可能把某种传奇特性融入到家族血脉中,这可是一本万利都不能形容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胡扯!我还要找什么情人,难懂有你还不够吗?”求生欲驱使下,安德大义凛然、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听到安德这么坚决的表态,爱蜜莉雅眼角弯了起来,眼睛中盈满甜蜜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——”爱蜜莉雅的声音中仿佛要滴出蜜来。

    她环抱着丈夫的腰,仰头望着安德,一双美目中,眼珠儿却朝着柔软精美的大床方向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我真的有重要事情。”

    看着妻子的小儿女态,安德忍不住在她的脑门上亲了一口,然后把她反搂在怀中,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事啊?”爱蜜莉雅背靠在安德怀里,惊讶的问

    安德伸出食指,指尖有一缕清气凝聚如丝线冉冉升起,在空中飞旋如闪电、百转千回、纵横交错,构建种种复杂之极的花纹——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,才构成了一个繁复到难以形容的巨大镂空球体!

    淡青色的球体大约有一立方米大小,密密麻麻全是由各种细小如米粒的符文构成,

    接着,安德五指张开,这球体迅速缩小,把里面的空气挤压出来,就好像漏了气的轮胎一般塌陷下去,直到变成一颗拇指大小的青色弹丸。

    “快,把你的精血融进去。”安德连忙催促。

    爱蜜莉雅毫不犹豫咬破舌尖,一口血雾喷出。

    所谓‘精血’,和地球上的精血不是一个意思,特指与狂战士吸收的血之力融为一体的那部分血液,也是狂战士力量的来源。

    而爱蜜莉雅比一般狂战士更胜一筹,除了这部分产生质变的血液之外,还有潮汐波动修行出来的气血之力附着其上。

    安德掌心的青色弹丸滴溜溜急转,将爱蜜莉雅喷出的血雾精气一丝不剩的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颗拇指大小的青色弹丸变成浅红色。

    然后,安德手掌一翻,按在爱蜜莉雅小腹处,将这颗浅红色的弹丸拍入爱蜜莉雅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爱蜜莉雅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虽然她亲眼看见这颗弹丸的诞生,而且融入自身精血之后,似乎和这颗弹丸也建立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,但是眼睁睁看着这宛如实质的东西被丈夫一把拍进自己的小腹,爱蜜莉雅还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这是怎么回事?亲爱的,这是怎么回事!”爱蜜莉雅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爱蜜莉雅的小腹突然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颗弹丸好像真的被丈夫拍进了自己的小腹中,第一件事就是吞噬了自身通过狂战士晋升仪式,好不容易才凝聚而成的能量种子,并取代能量种子的位置,盘踞在自己下腹处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它还在大肆抽取自己气血,让爱蜜莉雅有一种身体将要被抽空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相信安德怎么都不会害自己,爱蜜莉雅已经要为自己小命而挣扎,哪怕剖腹,也得把这玩意从自己身体里弄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怎么回事?这就是一粒金丹吞入腹、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    安德感知着爱蜜莉雅身体内种种变化,直到这人造金丹正常运转,他才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随着安德的笑声,吸收爱蜜莉雅气血的金丹开始反哺能量——那是比原有气血能量精纯至少三倍以上的能量,偏偏与爱蜜莉雅契合无比,绝非从外界引入的能量可比!

    有了这粒‘金丹’,爱蜜莉雅在进阶传奇之前,在能量纯化方面已经毫无问题,进阶道路全是一片坦途,连所谓的‘进阶法阵’和改造身体的秘药都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这‘金丹’本身就含有为爱蜜莉雅设计的进阶法阵,至于改造身体,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产于自身、经过‘金丹’提纯的气血能量,更适合改造自己的身体呢?

意甲赞助商(万博app)    这‘金丹’实际上就是一个提纯能量的符文阵列,安德除了对自身能量最为了解之外,最熟悉的就是爱蜜莉雅的能量——毕竟爱蜜莉雅的气血能量全是安德一手导引培养而成,就连爱蜜莉雅进阶狂战士,引入外界能量、选择外界能量的过程,安德也是一手包办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,安德以自身充当试验品、与多安学者、两位中阶法师一起、探索研究的最终成果,就是终于完成了一套针对安德能量特征、专门建立的能量符文体系!

    这套符文体系以安德改头换面、掺杂了大量水分,拿出来的九层高塔之书上、三百一十六个小符文为基础,吸收了多个文明、包括精灵、巨魔和人类法师的系列能量符文的特征,最后建立起来的一套能量文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还学到了一套法师们根据能量偏移,来微调能量符文的计算公式,让他可以根据自身能量变化,随时调整自身符文体系。

    这种调整能力,对于一件死物炼金物品没什么作用,但是对于法师则是人人必备的基本能力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法师的进阶仪式,法师的能量特征也会产生一些变化,如果没有自我调整能量符文的能力,用原有的符文结构随意施法,成功率会大幅下降,那还不如不进阶呢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,安德一身修为不进反退,每日里转化而来的真气(清气)大半都提供给两位法师进行研究,少部分也被自己做实验用掉了,毕竟他有许多秘密却是不能真正在人前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两位中阶法师以为真气就是安德的核心能量,所以对安德的牺牲大表赞赏——核心能量在初阶战职者来说就是能量种子,对于中阶战职者来说就是能量循环,这两个阶段里,核心能量的损失难以弥补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高阶战职者,核心能量则是可以再生。

    大多数高阶职业者,他们已经可以交流天地,通过摄取外界同源能量,自己提炼核心能量出来——但即使如此,核心能量对高阶战职者来说依然非常宝贵。

    只有到了传奇境界的战职者,精神与能量已经融为一体,意志即是力量,他们的核心能量能够自我吸收外界能量、自我复制增殖,才能摆脱核心能量匮乏的困境。

    但是实际上,安德真正的核心能量是用‘地煞凝华’修成的剑丝——至于真气,不过是通过剑丝提炼而出,并且经过细心纯化的气血能量,根本就不是安德的核心能量。

    整整一夜,安德怀抱着爱蜜莉雅在床上静静安坐。

    为了监控金丹运作,安德不得不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实际上,当这由安德真气构成的‘金丹’压缩成为拇指大小以后,就连安德也无法改造,如果真出了问题,安德只能把它从爱蜜莉雅体内取出。

    如果爱蜜莉雅不是气血双行,除了能量种子之外,还有改造过的精血作为狂战士能量的承载体,光是取出‘金丹’,就足以能让她失去初阶狂战士的力量。

    还好现在一切顺利,金丹在充分吸收了爱蜜莉雅的精血之后,吞吐气血能量渐渐达到平衡——到了这一步,爱蜜莉雅可以自行掌控是否继续提纯气血能量,不用担心自己被抽干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没问题了,这段时间你如果觉得不对就赶紧来找我,产业方面可以放一放,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安德把手从妻子小腹处移开,叮嘱道。

    爱蜜莉雅潜心调动气血,从‘金丹’中新生的气血之力虽然少了许多,但是变得如臂使指、服服帖帖,所过之处一片清凉,让人觉得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狂战士有一个弱点,就是在利用外界能量强化血液的时候,不可避免造成血液温度升高,一旦催动血液暴走进行战斗,会造成浑身燥热,性情狂躁等现象——这也是为什么,很多狂战士哪怕在冰天雪地里也喜欢光膀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爱蜜莉雅也不例外,不过因为她有气血之力作为分流,相对好过一些,但是不代表就没有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亲爱的,你真是太棒了——‘金丹’是什么意思?金色的丹药吗?”

    爱蜜莉雅一翻身,紧紧抱住丈夫。

    “大概就相当于魔兽的魔核?”安德有些不确定的说。

    不同魔兽驱动能量的方式也不一样,但是高阶以上魔兽驱动能量的方式却大部分依靠魔核——龙晶也是魔核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————那我将来会不会变成魔兽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是我为你量身打造的能量提纯符文阵列,没有影响血脉的能力。”安德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那我就放心了,那我们赶紧生孩子吧!”爱蜜莉雅放松下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天都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耽误了一晚上?今天一定要补上!”

    安德被爱蜜莉雅一下子扑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午,王立学院,图书馆,个人包间。

    “咦,安德大人,您今天的气色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把安德要的书放在桌子上,勤工俭学的安图斯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安德如今既是骑士学院的名誉导师,又是法师学院的重要项目小组的研究员,这等地位,已经可以在学院图书馆占据一个导师才能使用的独立阅览室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昨晚没睡好。”安德摆摆手,不以为然的说。

    “安德大人,这是最新一期的情报,请您过目。”安图斯递过来一本麻布编织的册子,封面上是一柄长戟的图案,看起来就像是某种推销武器的手册。

    安图斯除了是建筑学院的一名求学者之外,还受到阴影行会的资助,是阴影行会放在王立学院里的一名探子——同时也是安德的联系人。

    “哦,放在这里吧,我会看的。”安德点点头,这是他专门订阅的情报。

    上次,他能够顺利潜入王廷,并找到二王子的车夫取而代之,阴影行会提供的情报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二王子试图掌控王都卡兰砣的黑暗面,阴影行会的利益受到冲击,有人肯出手对付二王子,阴影行会不介意提供些帮助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我转告您一个还未证实的消息——南方战局有变,奥斯维德国王战死。”安图斯低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