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亡11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王清荷安抚了一番顾真懿,离开后直接去了祁钟辰那里。

    “真懿好了?”祁钟辰正在看这几天的报告书,听见声音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王清荷听了祁钟辰的话,叹了口气,“你怎么回事,竟然被真懿感觉到了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刚从晋级的状态脱离出来。”祁钟辰将报告书放在一边,抬头看向祁王清荷,“没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王清荷对上祁钟辰的视线,心中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反应过来后叹了口气,“你这,难怪会让真懿怀疑。”

    祁钟辰不明所以的看着王清荷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的眼神。”王清荷坐在祁钟辰对面的椅子上,“让我觉得我像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祁钟辰眼中流露出了疑惑,“这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王清荷直视着祁钟辰的眼睛,“看你这样,我不想晋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晋级也没什么大问题。”祁钟辰又拿起另外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这问题还不大?”王清荷一巴掌拍在了祁钟辰的文件上,“万一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又怎么样?”祁钟辰看着王清荷的眼神带了几分不解,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我还是我,只是实力更强了,能保护他们保护这个基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……”王清荷心知祁钟辰说的没错,“被发现了……真懿会伤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清荷的声音不大,却是让祁钟辰的动作一顿,往后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眼睛,过了一会儿,“的确,真懿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清荷听祁钟辰这么说,点了点头,“对,真懿会伤心的。”声音大了些许,也坚定了很多。

    祁钟辰睁开眼睛,“我不会让真懿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清荷定定的看着祁钟辰,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算了,我也只能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顾真懿在王清荷离开后睁开了眼睛,她刚才躺下的时候没有拉上窗帘,现在外面的月光正笼罩着她。

    顾真懿看着窗外的圆月,想着现在离过年不过还有一个多月了,又过了一年,丧尸还是没有被消灭,反倒是人类的处境更为艰难了。

    祁钟辰今天的那个眼神,让顾真懿想起了千年前的事情,眼神中流露出了悲哀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顾真懿更清楚,实力强悍并不是如同常人所知那般光鲜亮丽,越是强悍便越是孤独。

    祁钟辰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站在她的面前了,顾真懿从来没有像是今天一般不安过。

    本以为丧尸的出现,人类异能的觉醒,就是代表着人类的进化,然而现在看来并不是如同她所想的那般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丧尸的存在如同人类头上悬着的一把利剑,一旦落下来,就是人类灭绝的时候,所以现在才被称为末世。

    祁钟辰的那个眼神让顾真懿感受到了不安,但是又抓不到那个让她不安的关键点,即便是跟王清荷聊了一会儿,她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减少半分,甚至有种王清荷也清楚祁钟辰这样原因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真懿无比希望自己的感觉是错的,祁钟辰没有任何的变化,王清荷也没有事情瞒着她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这里又忍不住自嘲的笑笑,就算是他们,彼此之间也不可能毫无秘密,顾真懿觉得自己现在的确是有些想多了。

    长吁了一口气,顾真懿回到了床上,躺下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祁钟辰作为青龙基地,甚至说所有人类中第一个六级异能者,所代表的含义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白虎和玄武基地来的人和青龙基地本来的人所稀奇的原因还不同,青龙基地的人就纯粹是因为祁钟辰六级异能者的身份,而白虎和玄武两个基地的人还带了几分看天才的意味。

    本以为夏阳和景跃已经是难得的人才了,可是他们距离六级异能者还是有一段的差距。

    青龙基地的人对此倒是早就习惯了,毕竟从祁钟辰出现在这个基地开始,每次都是第一个晋级的,这么久了,所有人也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祁钟辰有心出去找六级丧尸试试自己的实力,但是丧尸那边的情况现在基地很难打探得到,不说顾真懿,其他人也不放心祁钟辰出去。

    祁钟辰和其他人沟通了几次,讨论了各种情况,最后也的确是不能随便离开。

    “空有实力却无用。”祁钟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,轻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顾真懿走到祁钟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天赋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祁钟辰侧头看向顾真懿,言语间带了几分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毕竟人类现在承受不起损失一个强者的后果。”顾真懿看着远处忙碌的人们。

    “但是吸血鬼却想要你去死。”祁钟辰转头看着顾真懿。

    顾真懿摆了摆手,“别这么说,他们是还没到生死关头,等到了生死关头他们一样舍不得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的,总觉得吸血鬼比起消灭敌人,更想要消灭血宿。”祁钟辰笑看着顾真懿,“我现在真的是完全搞不懂吸血鬼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搞懂了。”顾真懿嗤笑了一声,“人类也差不多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真的很不喜欢吸血鬼。”祁钟辰没想到顾真懿说出这么一番话,“对了,真懿,你也是来劝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用劝啊。”顾真懿侧头笑看着祁钟辰,“只是他们都不放心,我也就只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祁钟辰无奈的笑笑,“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我不会那么冲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说想要出去。”顾真懿转身看向祁钟辰,“所以他们难免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我还是担心我离开呢?”祁钟辰看着顾真懿的眼睛,内心平静。

    顾真懿的视线往旁边一躲,“有什么不同吗?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没什么不同。”祁钟辰看出顾真懿的闪躲,轻笑了一声,伸手将顾真懿搂紧怀里,“放心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真懿被祁钟辰搂住的时候愣了下,反应过来后搂住祁钟辰,心中思绪万千,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