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开元棋牌 扣钱_开元棋牌怎么接_大豪门开元棋牌 > 盛唐破晓 > 第八百二十二章 手可摘星辰(二十)

第八百二十二章 手可摘星辰(二十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神功元年七月,大理寺卿狄光远以里通外藩,图谋不轨为由,于暴雨之日,将鸿胪寺卿甘元柬拘捕。

    当场搜检出吐蕃世子赤德祖赞写给梁王府方城县主的密信,信中将他们相互勾连,促成论钦陵内附,逐出吐蕃高原的事实,说得清晰明了,甘元柬可立下功劳,逻些城方面可重新一统高原,祛除心腹大患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至于方城县主,或者说梁王府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暂时不明。

    但既然这封信是写给方城县主的,自也脱不了干系,狄光远当街痛殴甘元柬,并派遣官差,围困了梁王府,禁止出入。

    眼看上峰即将倒台,他的副手鸿胪少卿表现可称精彩,立即便顺着大理寺的节奏,下令将国子监中的藩属国求学质子,包括赤德祖赞和大祚荣等人在内,全都撤回四方馆,严加拘管。

    同时,生怕甘元柬死得不透,组织鸿胪寺官吏佐属,大肆揭批甘元柬的罪行,有的没的罪证搜罗了一大堆,送到大理寺。

    武三思并不是好相与的,大理寺围了他的府邸,他亲自出面,跳脚大骂,当众指派手下管事快马去长安报信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官差严令在身,自是不放人走,掣出横刀,两相对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三思出离愤怒,“混账东西,便是狄光远在此,也不敢对本王如此无礼”

    几个大踏步,走到带队的官差面前,一步一摇,迎着刀锋上前,逼得官差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眼看大理寺官差的阵线便要在武三思的淫威之下土崩瓦解,马蹄飒沓,大批骑士转瞬而至。

    “梁王兄,你是要当街与官差斗殴么?”打头一人,赫然是身穿深紫色胡服劲装的太平公主,她把玩着手中的马鞭,居高临下,嘴角的讥诮之色甚是浓重。

    武三思停下了逼迫官差的动作,扯了扯嘴角,“太平殿下久违了,本王的府邸,无故遭奸猾之辈围堵,寻不到地方讨公道,便只能身体力行,让太平殿下见笑了”

    “笑你?”太平公主扬了扬脸,翻着眼皮道,“本宫却是没有这份闲心,只是皇家体统终究是要的,你是皇家亲王,没有铁证如山,也不会有人敢这般为难于你,你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哼哼,太平殿下的意思,本王便要任由这些下贱小卒欺凌不成?还说不得理了?”武三思冷哼连声,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梁王兄,他们只是封府,又没有怎么着你,用得着说到如此地步么?”太平公主神情严厉了起来,“他日真相大白,母皇驾前,你有的是说话讲道理的机会,与执事差役纠缠闹腾,实在有份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本王?他们倒是敢”武三思挺直了腰背,神气活现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些狗腿子渣滓,敢碰殿下一个指头,定让他们九族抵罪……呃……”武三思指派去长安的管事也跟着来劲,拽兮兮地吆喝,只不过,他没看清楚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不会对武三思做什么,不代表她会容忍一个下人对她狂吠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听嗖的一声,有一支羽箭破空而来,洞穿了他的咽喉,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,便噗通一声,瞪大了眼睛仰头倒地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,武三思的脸上也溅了不少,热乎乎的,脸皮和眼皮,都抖了抖,但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梁王兄,有件事本宫还没告诉你,鸿胪寺卿甘元柬入大理寺狱不久,便在狱中自缢而死,想必是有心人杀人灭口,梁王兄以为呢?”太平公主眼神如刀,扎在武三思身上生疼生疼。

    “呵,太平殿下怎么说,自然便怎么是”

    武三思渐渐察觉,自己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说是杀人灭口他信,但绝不是他,事实上,这段时日,他忙着在东宫跑马圈地,赢取太孙李重俊的信任,无暇分心旁骛,甘元柬攻讦权策名声之事,他全程一丝一毫都没有参与,闹到现在,事态诡异发作,还牵连到他和女儿方城县主,他都尚未真正理清头绪,又怎么可能去杀什么人,灭什么口?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即便他真的安排了杀人灭口,以狄光远的手段,更可能是选择布下口袋阵,抓个现行,敲定了他的罪过,而不可能让他轻易得逞。

    甘元柬在大理寺狱不隔夜便突兀而死,不明不白,只有一个解释,是死在狄光远手里的。

    处死甘元柬的目的,是为了给权策出一口恶气,是为了杀鸡给猴看,震慑朝堂杂音,还是为了敲山震虎,警告于他?

    他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狄光远敢于用如此酷烈的手法操作,定然是有所仗恃,掌握了确凿的证据,不怕追查穷究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武三思脑中闪过复杂的念头,心头将那无事生非的甘元柬骂翻了天,面色一片灰败,真真是飞来横祸,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冷冽的声音传来,“梁王兄,且在府中待上几日,可行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太平殿下吩咐,本王从命便是”武三思身段迅速放柔,思忖了一瞬,拿定了主意,“本王有一封信,要递给长安权相爷,不知太平殿下可方便转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太平公主莫名地大笑了起来,随即挥鞭策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武三思莫名其妙,只当是她不肯帮忙,闷哼一声,返回府中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的笑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武三思请她转呈书信,意思再明显不过,就是要与权策勾兑,寻求脱身。

    在她来压制武三思之前,曾与权策有过联络,按照他一贯的作风,一切的冲突和罪恶,最终都是以政治解决,特意问他要武三思付出什么代价。

    权策的回答令她意外。

    “武三思有什么罪过,就承担什么惩罚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又问,武三思是什么罪过呢。

    权策回复,“管不好自己的狗,就是他的罪”

    以往,有罪之人可以利益交换而免责,现在,却是无罪之人可以莫须有攀扯而得咎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夫君,开始露出獠牙了呢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想着这些阴暗之事,却是满心甜蜜,连日头都灿烂了许多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