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受委屈的周晓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李美娜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要身材有身材,要模样有模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从小学跳舞,比起普通人,身体就像开挂一样,可以做出很多挑战人体极限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一旦热情起来,真没男人能收的了。

    程越本来打算当天回家的。

    结果硬是被她留在临省酒店,过了一天一夜才扶着墙出来。

    “过年之前你别再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不爽?”

    “我怕死在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程越决定在抽到内脏强化之前,要尽量远离这个妖精。

    这才一天而已,眼睛都凹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多待几天,离死还远吗?

    上车。

    这次是回香台。

    程越给刘亦鱼打了个电话,让她在高速出口接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程越一脸憔悴的从李美娜车上下来,刘亦鱼已经猜到了什么,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生活助理,她就算看到两人滚床单,也只会询问一下是否需要套。

    程越简单问了问这两天的情况,帕拉梅拉就已经开到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车停稳。

    程越下车。

    刚走到家门口,就见门被从里边打开。

    然后一群四十来岁的男人女人从自己家走出来,大约七八个人,还有两个跟周晓玥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,所有人面沉如水,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程越认识其中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正是那个跟周晓玥玩的很好的于颖。

    程越认出她的时候,于颖也看到了他,不过只是扁了扁嘴,隐蔽的做了个鬼脸,然后就继续低着头,跟在一男一女身边悄悄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程越靠在墙边,等人都走光才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一进屋就听到周茜的叹气声。

    “阿姨,爸。”

    程越换了鞋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程建国面无表情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周茜则是满脸愁容的挤出一丝微笑,“程程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程越瞥了眼在墙角罚站的周晓玥,问道:“阿姨,刚才那几位是小玥同学的家长吧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周茜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太难管了,怂恿她的同学们一起办了个视频工会,专门拍视频卖钱。那些老板也我不知道从哪儿搞到她们的联系方式,整天电话短信变着法子联系,要不是她们家长发现的早,搞不好就有被骗走的。”

    程越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拍什么视频?”

    周茜气道:“就是那些穿什么塔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程程,阿姨不是怪你,但是以后真的别再给她买那些衣服了,我听人说这个什么塔的圈子特别乱,都是些年纪轻轻的小女孩,前几天还报道过一个,说是有两百多个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这些衣服在家穿穿就行了。要是你再敢穿着出门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是对周晓玥说的。

    小妮子不满的嘀咕:“那些都是没钱买洛丽塔才走歪路的,网上多得是,我们跟她们不一样,我们靠拍视频自己赚钱买衣服,只卖视频不卖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周茜大叫一声,就准备过去抽她。

    程越赶紧一把把周晓玥拉一边,程建国也赶紧把他老婆拦住。

    “周茜,你干什么呢?教育孩子归教育孩子,别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程建国一边劝周茜,一边对程越摆手,让他带周晓玥先离开。

    周晓玥这么调皮,从小没少挨揍。

    见周茜发火,自觉跟着程越回到自己屋。

    关上门。

    程越这才发愁道:“我说小玥,你厉害了呀,不让你拍视频,你就给别人拍?这下好了吧,你妈发话了,以后连穿lolita出门都不行,你好受了?”

    周晓玥鼓着腮帮:“我能怎么办?朋友有难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意思,是别人求你拍的呗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。”

    周晓玥撇着嘴道:“她们拍视频用的都是你给我买的裙子,你以为我舍得给她们穿呀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,你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周晓玥长得又漂亮又可爱,如果不能穿lolita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有转机,程越还是想帮她努力下。

    周晓玥跟个小大人似得,一脸愁容的叹了口气,这才不紧不慢道:“上次在学习班,那个田雯雯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程越仔细想了一下,才想起是有那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好像发育挺快,但长得一般般。

    比同龄人更显成熟的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点点头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周晓玥道:“她为了lolita,找了个干爹。”

    程越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还没等感叹,就听周晓玥又道:“这还不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干爹特别贱,让她帮忙联系我们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田雯雯就找到于颖。”

    “于颖是个老实人,不过她家条件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田雯雯许诺了她好多好处,让她去见她干爹,于颖想要好处,但是又怕去了会被欺负,就把这事儿告诉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得亏她信得过我,要不然现在已经被人给玩了。”

    程越问道:“那跟你们拍视频有什么关系?她还是想不开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。”

    周晓玥道:“于颖就算再想要裙子,也不可能跟田雯雯那么贱,时候来田雯雯看说不动她,又去蛊惑我们别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不过去,才组建工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为了让她们每个人都能有裙子穿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们自己赚钱买裙子,就不用为了裙子被人骗了。”

    程越一品味,这应该算是件好事啊。

    周晓玥虽然调皮,但绝对不是坏孩子。

    可能在帮助同学的方法上有欠考虑,但怎么说也不至于被找上门来训。

    程越问道:“你跟她们家长解释过没有?”

    周晓玥不屑道:“解释啥呀?那些大人一进门就冲我妈大吼大叫,我妈跟你爸就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那于颖她们呢?没跟她们爸妈说?”

    “她们家里跟我妈一样,都不准她们穿裙子,一个个都怂的跟龟似得,眼睁睁看我被冤枉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”

    周晓玥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人跟人的感情都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今天我帮你,明天你帮我。

    她为了帮同学,连自己最心爱的裙子都借出去了,结果到了被冤枉的时候,每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种委屈别说周晓玥,程越都觉得受不了。